【EC/无能力AU】The day on fire(白昼如焚)

#作家Erik X 诗人Charles

#前文:1   2   3   4

5

今晚没有星星,月亮挂在天上若隐若现,偶尔有微风吹进房间里,驱赶闷热的气息。

“我觉得那个小雕像真的很漂亮,”查尔斯枕着手躺在床上,“我们应该把它买下来,我敢打赌它本身价值不凡。摆在房间里也会增加些生活情调。艾瑞克,这里太空了,所有的物品都一丝不苟,好像你随时会搬走。”

“你会在一个地方长久地停留吗?”

艾瑞克背对着他,低头擦他的旧皮鞋,反问:“你会吗?”艾瑞克都不记得自己何时何地买的这双鞋了,既然能穿就一直穿着。他不奢侈,也不节俭,只是觉得没必要。尽管艾瑞克在这个小旅馆住了将近1年的时间,他从没任何装饰房间的打算。

长时间的缄默后,查尔斯回答:“我不知道,艾瑞克……”他因为仔细去思考这个问题而心烦意乱,可能某一天睁开眼,房间还是如此整洁,却没有了艾瑞克的身影。那自己呢?他可以永远待在这里,和艾瑞克一起吗?

艾瑞克还在擦鞋。

“艾瑞克,买双新鞋吧。”

闻言艾瑞克压抑许久的火苗被忽地点燃,他一把扔下手中的鞋子,冷脸走到床边。“你会留在这里吗,查尔斯?留在这小小的旅馆?留在这荒凉的街道?我和你不一样,查尔斯。你年轻,你有家,你还出身名门望族!鞋子旧了就换新的,宅子摆满艺术品,你有无忧无虑的富足生活,来这吃苦头干什么?”

他用力攥着查尔斯的手臂,咬牙切齿,“查尔斯,你从没告诉过我你是名贵族。玩弄我的心是否让你倍感欢愉?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你要走?还是你打算直接离开?回答我!”

“你看了我的信?”查尔斯太过震惊以至呆愣了几秒,一时间情绪复杂。他没有想到艾瑞克会偷偷看他的信,更没想到他会这般怒不可遏。

僵持片刻后,查尔斯咬着下唇,低声说:“你弄疼我了……艾瑞克……”

男人如梦初醒,松开了手。他克制着胸中翻腾的情感,紧握拳头陷入沉默。

“我没有告诉你我是贵族是因为我讨厌这个身份。我没告诉你我妹妹望我尽快回家是因为我不想马上回去……是因为我想多留在你身边几天,艾瑞克。”

“我无意伤害你的感情,艾瑞克。请你相信我。”查尔斯眼圈发红,眉头紧锁。他多希望艾瑞克理解他,而不是质问他。此时他如坠冰窟,怀疑艾瑞克从未真正信任过他。信任过他对他的爱和忠贞。

若是没有信任,又谈何爱呢。

“对不起,查尔斯。”听出少年话里的哭腔,愧疚与懊恼一瞬间席卷上艾瑞克的心头。他将唇覆上查尔斯发疼的手臂。但查尔斯抽回手,一言不发地翻过身背对他。他显然是伤了他的心。

艾瑞克,你这个蠢人。艾瑞克暗自怪罪自己,上床抱住生闷气的少年,轻柔地亲他棕色的卷发梢。“对不起,查尔斯。我很抱歉弄疼你了,都是我太冲动了。我爱你,查尔斯。查尔斯?”

查尔斯没有推开他。

这让艾瑞克放下心来。他坐起身,抚摸他温软的脸颊,徐徐亲他的额头、鼻梁和红唇。于不安中找到了宁静。

艾瑞克曾以为他是查尔斯的避风港湾,如今发现查尔斯才是他的灵魂归宿。

“我爱你,查尔斯。”他微微抿起嘴角,语气坚定地像个誓言。


那次短暂的不快后,查尔斯开始时不时地和艾瑞克讲自己的过去,他绘声绘色地讲述总让艾瑞克忍不住微笑。世上绝没有比查尔斯更美好的人了,他永远像个孩子,保持着最纯净的童真。

“我们到处乱跑,爬树,破坏花园的花,瑞雯总搞些恶作剧,比如趁管家睡着的时候偷偷画花他的脸,藏起来我的琴谱让我没办法练琴。不过我本来也不喜欢练琴,只是母亲会很开心。那是她难得开心的时候,她说我像父亲。我才不要像父亲。”查尔斯窝在艾瑞克的臂弯里回忆起童年往事,眯着眼睛。

灿烂的阳光,瑰丽的花园,偌大辉煌的城堡。

以及终日忧郁寡言的母亲,虚伪的家族亲戚,遇见瑞雯之前一个人经历的可怖夜晚。

小时候他总被假想的恶魔吓到睡不着觉,躲在被子里哭,等待天亮。每一处风声,都像是撒旦的嘶吼。直到带瑞雯回家的第一个晚上,瑞雯严肃地告诉他恶魔是不存在的。瑞雯不是查尔斯的亲妹妹。查尔斯初次见到瑞雯时惊呆了,她满身泥,挂在树上冲他笑。她原是家仆表亲抛弃的孩子,母亲见查尔斯喜爱同她玩耍,不久后就正式收养了她。

“查尔斯,世界上没有魔鬼。”妹妹斩钉截铁地说。

他终于不害怕那些夜晚了,后来才发现妹妹说得话是不对的。

但那都是后话,现在他躺在艾瑞克身边,什么也不怕。


“先生好眼力呀,这双鞋经典简约,皮质优良,可是时下的流行款……”店主大肆夸赞完鞋子,暗中打量起眼前这位顾客。年纪大约十六岁,个子不高,白白瘦瘦,一头不甚整齐的卷发,有点发旧的上等大衣,乍一眼不过是巴黎普通得随处可见的男孩。但细看之下,他低垂的眉眼温和驯良,似乎从未被世间的恶意侵扰过,气质更是透露着孩子般的灵性和澄澈。

那双蓝眼睛一眨,称之美少年也不为过。

“恐怕我付不起……”查尔斯有些局促,家里寄来的钱是供他回家的路费,防止他再乱花钱给得不多。可是他想给艾瑞克买双新鞋。“请问可不可以便宜些?”

“没问题,你能给多少就多少吧。”老板可对他的请求毫无抵抗力。

真是个好人!查尔斯兴奋地鞠躬行礼,“谢谢您!”

“不用谢,小伙子!鞋穿在你脚上会很开心的。”

“它的主人另有其人,”查尔斯狡黠一笑,“更适合它的主人。”

艾瑞克一定会喜欢这双鞋的,他得说服艾瑞克换掉旧鞋子,现在那双固然合穿,款式却有点过时。他们后头去俱乐部喝酒的计划需要双好鞋子,艾瑞克打扮得更得体些准能骗点女士小姐的酒喝。想到这儿查尔斯不由被自己逗乐了,旅馆的姑娘喊回他的思绪。

“泽维尔先生,您的信。”


离别来得猝不及防。

查尔斯在静悄悄的黎明起身收拾衣物。其实没什么行李,但他收拾了好一会儿,磨蹭着时间。昨晚收到了妹妹的加急信件,母亲突然晕倒情况危急。他一夜未眠,牵挂着母亲。最终还是决定早上去赶最早的船只,以期早日到家。

他不得不离开他的艾瑞克了。

查尔斯甚至没再给艾瑞克一个吻,他大脑一片混乱,满心担忧,急匆匆地踏出房门。

房门嘎吱一声被关上,如写上一个歪歪扭扭的句号。

艾瑞克下床走到窗前,看到熟悉的背影隐没进清晨的薄雾里。他静静伫立了会儿,等到天色渐亮,巴黎慢慢苏醒过来。桌上放置着双皮鞋,压着信,再底下散乱的纸张是他们之前一起写得诗篇。两只手曾重叠在一起写出来的每一个字符,都是一首情诗。

“再见,查尔斯。”



附:Letters from Charles

1875年8月27日

亲爱的艾瑞克:

我回到家已有一周了,母亲的病终于有所好转,罗格斯医生说母亲抑郁成疾。没想到这段日子母亲瘦了这么多,我甚至都不敢太靠近她。她像一具空皮囊,端庄美丽凋谢的如此之快。我坐在床边静静注视她,觉得残忍极了。直到瑞雯安慰我别哭,我才发现脸上有泪。

艾瑞克,我知道我不是在为母亲哭。

原来人是在一瞬间老去的。那么死亡也是一瞬间的事情吧。

艾瑞克,你想象过那一天吗?


1875年9月11日

亲爱的艾瑞克:

收到你的回信甚是喜悦,这里邮递速度真是太慢了。

死亡总不能这么随意吧,躺在床上死去太没有美感了。走向太阳的时候倒下,或是溺亡在海中,是不是很圣洁呢?生命的循环,命运的往复,从未停止。

母亲仍卧病在床,我和瑞雯轮流照顾她。她总是在睡觉,醒来也很少说话。自父亲走后,母亲一直郁郁寡欢,难掩悲愁,再也没真正快乐过,即使我琴弹得好,即使老师常常表扬我。

除了父亲,没有人能再让她开心起来了。但母亲没离开过这城堡半步,没有去找过父亲,只是终日在花园坐着。

她只是就这样等着。这十年来,她一直在那等父亲,一遍遍重温旧梦。

可我知道父亲不会回来。不抱有期望就永远不会失望。

对了,艾瑞克,你喜欢那双鞋吗?


1875年9月25日

亲爱的艾瑞克:

你喜欢的话就太好了。我真想你,睡梦中常常见到你。某夜我梦见我们一如往常在小舟里谈笑,下一秒却被海浪卷到沙滩上。我躺在你怀里,可是非常痛,好像受伤了。我清楚地感到,抱着我的你离我那么远。瑞雯把我叫醒了,笑话我。我发现自己眼角有泪,心情如梦中的自己一样沉重。

如果有来生……那会是我们的来生吗?

艾瑞克,我想念你。我想念你灰绿色的深邃眼眸,想念你整洁的房间,想念你眉头紧蹙认真思考的样子,想念你十一点平稳的呼吸,想念你的怀抱和吻。我想你,艾瑞克。我想见你,我想回巴黎。母亲的情况逐渐变好,也许很快我就能见到你了。


1875年10月18日

亲爱的艾瑞克:

伦敦又下雨了,阴雨绵绵的天气惹人心烦,总让我担心花园的花儿,也让我止不住地思念你。从上次瑞雯看到你的信开始,她就总追问我们的事,笑个不停,极想与你见面。你介不介意见见她?我保证你会喜欢她的,她有一头闪光的金发和红苹果般的鹅蛋脸,她的笑容会使人由衷的愉悦。

瑞雯还嫌我们在巴黎过得无趣,我才没告诉她精彩绚烂的部分呢。我要把那些时刻都藏在陶瓷罐子里,一晃动就发出叮铃的清脆声音,回响着那么多欢乐。

至于你提到的新作品,我不能更期待了。

噢艾瑞克,我爱你,无时无刻我不经受着思念的折磨。


1875年12月1日

艾瑞克,母亲逝世。

我早该知道,瑞雯是骗我的。魔鬼带走了妈妈。

-TBC-

PS:依旧之前的存货,修改一下发粗来~

这篇文大概会告一段落,暂时搁置起来。不过也算是本文上部分结束了吧~最初就是一时激情,然后写文过程中也发现了自己很多不足,可以理解读者并不多hhh对不起我会继续努力的qwqqqqqq

感谢一直有在看这篇文的你,谢谢(鞠躬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