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无能力AU】The day on fire(白昼如焚)-3

#背景设定十九世纪后半叶至二十世纪初,作家Erik X 诗人Charles

#注意,与时代史实存在偏离。

#简单概括:老万吃醋→查查哄→拉灯情节(不甜不要钱,欢迎大家点点红心评评论哇,谢谢!qwqqqq也欢迎提提意见建议(鞠躬 


1

2

3

“汉克·麦考伊先生,我拜读过你许多诗作,你的诗歌富有艺术美,你的为人低调谦逊,都让我十分敬佩。而如今各种文学主张兴起,我可以看出你在寻求一些突破,可突破没有成功……”

艾瑞克没料到查尔斯所说的“很想见见”是为了当面先赞赏后批评汉克·麦考伊的作品。汉克窘迫地摸着酒杯,一脸尴尬。让艾瑞克不禁发笑。

朗诵会倒是场彻底的灾难。

先是查尔斯在诗人沙巴泊朗诵时心不在焉的敲击酒杯发出叮叮声惹怒他挑起事端,后是沙巴泊在混乱中摔倒查尔斯跳上桌弄碎了所有玻璃杯和瓷盘大肆慨叹现在死气沉沉的诗坛。艾瑞克后悔没有阻止查尔斯喝那么多酒,忍笑拉着查尔斯到外头吹风醒醒酒。

好在查尔斯醉的不太厉害,很快清醒过来,然后两人大笑。

“兰谢尔先生,好久不见。”适逢出版商罗根·豪利特经过门口,同艾瑞克打招呼,“没想到会在这碰到您,听说您很少来俱乐部。”

“如果你是来催促我写作的,大可不必。”

“正有此意,兰谢尔先生。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版过新作品了……”罗根表情诚恳,“但我资助你的意向不会变的,请好好考虑。”

艾瑞克冷淡地应了一声。他抵触这衣着光鲜言语得体又看得透彻的男人。罗根·豪利特身为大出版商,家财万贯却不势利轻浮,反而文雅谦和,更不要说他英气不凡的样貌。上流社会的贵妇小姐都对他青睐有加,赞美仰慕者不计其数。奇怪的是他的态度从来都是礼貌拒绝,至今未婚。有流言传罗根与他赞助的出版社社长的儿子斯考特·桑莫斯关系异常亲密。艾瑞克不知道流言真假,亦无心探究。

“查尔斯!”罗根的叫声令三人都吃了一惊,昏暗中他刚看清一旁的查尔斯。

查尔斯晃晃脑袋,连忙向罗根问好,“罗根,真开心在这与你见面。”他瞧见艾瑞克疑惑的眼神,报之微笑,“我猜不需互相介绍了,都是朋友。艾瑞克,我和罗根·豪利特叙叙旧,你不会介意吧?”

“是需要谈谈。”罗根皱着眉。

艾瑞克识趣点头,扫他们一眼,戴上帽子离开了。

 

“您们若有什么需要就叫我,我很乐意为之效劳。”

“多谢。你太贴心了。”

艾瑞克听到查尔斯和旅馆小姑娘的谈话声以及上楼声,果然没过几秒就响起“叩叩”的敲门声。“请进。”他把视线从书页上移开,发现查尔斯看上去情绪低落。“怎么了,查尔斯?”

查尔斯随意地坐到地上,可怜兮兮地抱怨:“我没地方住了,艾瑞克。我被赶出来了……”

“怎么回事?”艾瑞克挨着他坐下。

“我刚才偷偷拿了他们柜子里的书来看,被他们误以为成小偷赶出来了。”

“听起来不算过分,还有什么?”

“我跑的时候不小心弄倒了些雕塑品……”

“干得不错。”艾瑞克开始取笑他。

查尔斯撅起嘴,“喂,拜托有点同情心。”

“我很抱歉。”艾瑞克看着仍板着脸的少年,换上温柔的语气,“你知道我不是有意的。你没有地方住的话,可以和我住在一起……”

查尔斯顿时喜笑颜开,“那再好不过了,艾瑞克,我们有更多时间写作和思考……我为搞砸聚会感到愧疚。”

“没关系。”艾瑞克转移话题问道:“你和罗根·豪利特是朋友?”

“噢罗根,他乐于助人、慷概大方,帮助过我和我的家人。罗根是位非常值得结交的绅士,社会上不可多得的君子。艾瑞克,他很欣赏你,也希望和你成为朋友。”

这下艾瑞克莫名有点生闷气了,他没回应查尔斯的话,又因为自己的焦躁更加气恼。查尔斯这些日子以来与他朝夕相处,他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是他在这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不拒绝成为他的良师密友,却不知不觉中因为他发生了明显的改变,不苟言笑的脸上有了越来越多的笑意,冷硬如铁的心也产生了越来越多的情感。

静谧狭小的房间里,他们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空气在发酵。

“艾瑞克,”查尔斯先打破寂静,柔声唤他,软糯的声音中包含不明的意味,“我真开心认识你。第一次读到你的文章,我就觉得这位作者一定异于常人又魅力十足。”他慢慢凑近艾瑞克,舔舔下唇,坦率地盯着他的高鼻梁和紧抿的双唇,神情具有致命的诱惑。

烛光摇曳,查尔斯迷人的微笑狠狠击打艾瑞克的心,散发着不可抗拒的魔力。

他的阿多尼斯洁白胜过白鸽子,娇红胜过红玫瑰*,情欲的火苗似乎一瞬间就被点燃继而成为熊熊大火快把他烧成灰烬。艾瑞克放弃理性,一手抚他柔软的发,将唇覆上他的唇,尝到了玫瑰花的馥郁甘甜。带着强烈的占有欲和无法自抑的心动,艾瑞克不断加深这个吻,急切渴求查尔斯的全部。少年的气息是这样令人迷醉,他感到自己在漂浮或者下沉,于轻柔的薄雾里迷失了方向,某处有个天使般的孩子对他微笑,唱着婉转圣洁的歌。

这是非常漫长的一个吻。

又是没有星星和月亮的一晚,但艾瑞克收获了查尔斯眼中所有闪烁的星星。

他想,他愿意成为查尔斯的永远的避风港湾、唯一的盾牌和号角。

 

真他妈疼。查尔斯醒来的第一想法是这个。

艾瑞克真他妈帅。查尔斯醒来的第二想法是这个。

他细细端详那张极近的脸庞,感叹上帝赐予男人大理石雕塑般的深邃眉眼以及健美身体。查尔斯才不嫉妒对方完美匀称的身材呢。

“早上好。”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把查尔斯的思绪拉了回来。

“早上好,艾瑞克。”

男人伸手抚摸他的脸,“我可以清晰的看到你的小雀斑了。”

“我不喜欢它们。”

“可它们正是源于阳光啊,”艾瑞克亲了口查尔斯的额头,“我爱它们。”

 

*阿多尼斯是希腊神话中的美男子,如花一般俊美精致的五官,令世间所有人与物,在他面前都为之失色。现代阿多尼斯这个词常被用来描写一个异常美丽、有吸引力的年轻男子。阿多尼斯是西方“美男子”的最早出处。“洁白胜过白鸽子,娇红胜过红玫瑰”形容阿多尼斯的美貌,出自莎士比亚巨作《维纳斯和阿多尼斯》。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