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无能力AU】The day on fire(白昼如焚)-2

#背景设定十九世纪后半叶至二十世纪初,作家Erik X 诗人Charles

#注意,与时代史实存在偏离。

1-请戳这里

2

艾瑞克·兰谢尔不是什么大作家,在众星云集的巴黎,更是难以倍受瞩目。他接受理性主义哲学,达尔文进化论,不论外形还是思想个性都具有德国人的许多显著特征。他外表坚毅而冷峻,沉默寡言,离群索居,曾发表文章嘲讽某流派的无用和浅薄,后总冷眼旁观文坛的纷扰并开始思考新主义。他的作品并不受到热烈欢迎但也被些小有名气的同行欣赏,偶尔会遇到自己的仰慕者,通常礼貌握手后便匆匆离开。更没想到几个月前刊登到报纸某角落里的还未成形的体系构想会招来这么位自夸“您还不知道我的名字,还未读过我的诗歌,可是您会知道,我将改变这个旧世界”的十七岁少年。

而艾瑞克将近三十岁了。

 

“艾瑞克,听,新的历史创举通常遭到的命运就是被误认为是对旧的、甚至已经过时的社会生活形式的抄袭,只要它们稍微与这些形式有点相似……*”查尔斯念出书上的文段,手指跟着移动,转头看向坐在桌旁的艾瑞克。“巴黎公社,嗯?你怎么看待?”

“我认为你该脱掉鞋子再上床。”艾瑞克放下笔,移过身,注意到床上那人好看的脖颈曲线和若隐若现的锁骨。

“嘿,我可专门不踩到床的呢。”查尔斯辩解道,两脚相蹭甩掉了鞋子,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姿势。“你这床有点小,不过还算舒适。”

“对你的身板来说够了……你现在住在哪?我以为你身无分文。”

“我还留了一手,没想到吧。”

“希望你想到时辰不早了。”

查尔斯合上书,跳下床,走到窗前。“没有星星的晚上,真是令人沮丧。”

“你应该知道它不是明智的,也不值得被推崇。”艾瑞克走到他身旁,也看着窗外。“屠杀,监禁,流放……而且巴黎公社与无产阶级革命相距甚远。”

沉默半响后,查尔斯高呼两声:“自由!平等!”他捡起之前随手扔到床头的大衣,快步到门口。“我告辞了。明天见。”

“明天见,查尔斯。”

“对了,艾瑞克!”查尔斯关门时突然想起什么,提醒道:“别忘了明天去划船的事!”

 

“查尔斯,你迟到了。”

查尔斯踏上船,船不小地晃动了一下。他捋了下耳旁的卷发,脸上带着汗珠,“不好意思艾瑞克,是我低估了我的运动能力。”

“你一路跑过来的?”

查尔斯耸耸肩,纠正他的说法,“你应当表扬我‘查尔斯你真是太棒了’。”

“查尔斯你真是太棒了。”艾瑞克顺着他的话,不由低声笑起来。

“好的,现在我给你展示我高超的划船技术。”

艾瑞克本来就对查尔斯的技术存疑,在对方划了几分钟仍在原地打转后终于无可奈何地开口哄气呼呼的男孩,“查尔斯,你划得很不错。乖,让我来吧,你休息一下。”

“现在我后悔没加入牛津划船队了。”查尔斯沮丧地把浆递给艾瑞克。

也许牛津划船队很庆幸你没加入,艾瑞克想到,没有说出口。给这孩子太多打击是不对的,在他无意识的撒娇面前也只能缴械投降,使他收敛了自己的刻薄嘲讽。不得不说查尔斯对自己时不时的夸奖令他很受用,他也乐意见到对方的活泼笑颜。

现下船在河面上缓缓行驶,河岸两旁是连片绿荫,水流声装饰着静谧。查尔斯惬意地躺着,枕着自己的手臂,他闭着眼,不知在沉思还是熟睡。

 

“艾瑞克?”

艾瑞克睁开眼的时候被贴得极近的查尔斯吓了一跳,“怎么了?”

“睡得很舒服,对不对?”查尔斯退回原来的位置,右手放进河水内撩拨水花。“我喜欢这种感觉。和你,在船上,在河上。”

艾瑞克克制住心尖颤动的思绪,环视周围的自然风光。“恐怕现在你不会喜欢了……我不确定我们现在在哪……趁天色还没黑,我们得赶紧找路划回去。”

“太美了。”查尔斯没理会艾瑞克的话,侧头朝着夕阳。黄澄澄的太阳散发着留恋的光芒,深深亲吻河流芬芳的秀发。

艾瑞克应和一声,用力划起浆来。他懊恼自己怎么不知不觉睡着了,造成迷路这种困境。夜晚河道会变得潮湿阴冷,露水很重,蚊虫也多。尽管查尔斯天性乐观坦然,艾瑞克也不想使他遭受这些不好受的事。他告诉自己,这只是善待访客的礼仪罢了。

少年趴在船边盯着河面之际,艾瑞克突然提议:“查尔斯,过几日我带你去地狱火俱乐部吧。你知道的,那些赫赫有名的大作家、诗人、学者都常聚在那。”

查尔斯惊喜地直起身,“太棒了。我很想见见汉克·麦考伊先生。”

“这倒令我颇惊讶……但这不是重点,查尔斯。”艾瑞克驶回熟悉的河道,船靠近河岸。他放下浆,与查尔斯对视,语气认真,“查尔斯,你是一颗新星。我想让他们看到,你无与伦比的光芒。”

“承蒙期待,”查尔斯大笑,“不过我想我会让那场面变成灾难,人们不会乐于见到我的。”

该死,艾瑞克只注意到查尔斯沉浸于夕阳余光里的柔美脸庞。

 

事实证明,查尔斯的话是对的。但艾瑞克不会后悔带他去过一遭。

 

*“新的历史创举通常遭到的命运就是被误认为是对旧的、甚至已经过时的社会生活形式的抄袭,只要它们稍微与这些形式有点相似……”出自马克思著作《法兰西内战》(1871年)。此书分析了巴黎公社的发展过程和历史意义。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