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无能力AU】The day on fire(白昼如焚)-1

#背景设定十九世纪后半叶至二十世纪初,作家Erik X 诗人Charles

#注意,与时代史实存在偏离。

 

Sentinel soul, 我永恒的灵魂,

Let us whisper the confession 注视着你的心,

Of the night full of nothingness 纵然黑夜孤寂,

And the day on fire. 白昼如焚。*

 

1

“咚咚咚——”艾瑞克被连续不断的敲击声吵醒,烦躁地坐起身,发觉敲击声在暴雨声中愈发清晰。他往窗外一看,着实吓了一跳。披上外衣,他一手拿着蜡烛一手拉开窗,扑面而来的是几丝凉意和快活的笑容。浑身湿漉漉地少年身手矫健地跳进来,微笑着给他行礼。“您好,兰谢尔先生,我是查尔斯·泽维尔。”查尔斯发丝乱糟糟地贴在头上,优雅的穿着此刻显得有些狼狈,不停地向下滴水。

若不是他自然的特殊气质和闪亮的蓝宝石眼睛,很难不怀疑这个半夜爬窗骚扰人的家伙是不是醉鬼。

“非常抱歉,兰谢尔先生,找到旅馆的位置花了些时间,路上也没有马车,旅馆的姑娘不确定我的身份不许我见您。”他调皮地眨眨眼睛,“幸运的是您屋子的窗台并不高。”

艾瑞克皱着眉头打量了这位不速之客几眼,转身点亮了房间里其他的烛台。“你浑身都湿了,把大衣脱下,烤烤火吧。这天气得伤寒不是什么好事。”待对方收拾一番后,他发问:“抱歉,我不知道你此行目的为何?”

停住手上粗鲁擦头发的动作,查尔斯解释道:“噢!我想是因为这接连不断的雨天耽搁了信件,信中还附着想与您分享的我的诗作。前些日子我偶然间看到您对新理论新体系作的阐述,大为震惊。兰谢尔先生,我相信这必将引起伟大的变革……”他激动地站起身,扬着卷发上的雨滴,话语中饱含火热的激情。“……也是文学发展的必然!从我第一次拿起笔时,我便构想着一个新世界,去除华丽的辞藻和古板的格律……兰谢尔先生,我想与您一起去开创!”

 

“你看上去很年轻,若你不介意的话可否告知我你的年龄?”

“我十七岁了。”查尔斯专心地食用着午餐。

“嗯……我看过了你的诗作,写得非常好,非常有独创性……以你这个年纪,更是不可多得。”

得到艾瑞克的夸奖,查尔斯一笑,“谢谢您,兰谢尔先生。”

“你可以直接叫我艾瑞克。*”艾瑞克喝了口茶,注意到查尔斯看上去对食物不甚满意。

“嘿……请问两位先生用餐愉快吗?”查尔斯放下茶杯,舔舔嘴唇,正想说话之际被旅馆负责服侍的小姑娘打断了。她两颊粉扑扑的,甜美的笑容里有几分羞涩。艾瑞克住在这旅馆已有一段日子,对这小姑娘自然了解,不免心里发笑。她想必被对面这位翩翩少年强烈吸引故鼓起勇气前来搭话,毕竟艾瑞克冷峻的面容总令她退避三舍。

“完美的一餐,尤其是见到你玫瑰花般的笑容后。”显然查尔斯的回应令小姑娘更是心动不已。艾瑞克看着两人自我介绍并亲切问候,心里的笑意更浓,对这少年又生出几分兴趣。他想起信上凌乱飞舞的优美诗句和藏在象征符号下的惊人想象力,暗暗思忖,这位雨天闯来的少年,绝是位天才式的人物。

 

这是一八七五年的巴黎,艺术的中心。

在这个空气中都充满虚无的地方,美酒歌舞与大麻烟草混杂,无数文化人聚集于此碰撞着艺术与思想的火花,咖啡香气中都充盈自由精神与浪漫主义。这是一个自由与兴奋的时代。人们口中高颂“生活在别处”,然后醉倒在圣日耳曼大道某个角落。

 

“巴黎!”查尔斯踏着轻快的步伐,冲经过的贵妇小姐吹了口口哨,“我爱巴黎!”

艾瑞克轻笑一声,“查尔斯,我敢打赌你来这地方不久。”他可认识许多满怀热情来到巴黎渴望放飞理想的有志青年,但没过多久就沉迷大麻与酒精,毫无疑问最后理想破碎精神空虚。

“噢,在牛津可喝不到这么多酒……”查尔斯随手拿起隔壁摊铺上卖的黑礼帽,戴到头上冲艾瑞克眨眼,“那儿都是一些古董学究和绅士人物。”

“这是顶不错的帽子。”艾瑞克称赞,移开视线。对方的小动作着实引人注意,坦白点说,太过吸引人,使艾瑞克有时心神不定。

“只是不太适合我,”查尔斯没有理会摊主的夸奖,将帽子放回原处,撇了下嘴,“Dominus illuminatio mea.*”

“你读过牛津大学?”

“待了一年多,然后跑出来了,我不喜欢那里。”查尔斯低头踢飞脚旁的小石子,“只有图书馆偶尔让我想念。”

“查尔斯,你会很快发现巴黎这个地方的本质。”

查尔斯迈大步伐,面向艾瑞克倒退着走,一边笑。“谁又说我不知道虚幻下的真实呢?”他服从心灵的呼唤,只身一人跨越大海来到这片土地,前来探求自我追问的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义。一下船行囊就被码头的小男孩偷走,他靠着仅有的钱财一路颠沛,反复思考在报纸上看到的那篇署名为艾瑞克·兰谢尔的文章,跳上铺着茅草的马车穿过田野,又适逢连天大雨,终于在好心路人的指引下来到了这。

“小心路。”艾瑞克被他走路的姿态逗笑,轻声提醒他。

少年转身,脚步轻快地跳上台阶,卷发划出一个欢跃的弧度,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嘿,太阳出来了。”艾瑞克注视着被光笼罩的身影,默念了句“Dominus illuminatio mea”。

 

*开头引用的诗歌片段出自兰波《永恒》。

*实际上在十九世纪关系亲近的人也以姓氏相称,此处与史实不符,仅为便于阅读,见谅。

*“Dominus illuminatio mea(拉丁文)”为牛津大学校训,意为上帝是我的光明。出自《圣经》中的赞美诗第27篇,最初的目的是强调上帝是知识和真理的源泉。

-TBC-

 
评论(6)
热度(24)